• NEWS

    当前位置:
美联储会在2025年达到2%的通胀目标吗?别太当真
当美联储踩刹车时,还在踩油门。当乘客还在不停钻新的洞时,你很难把漏水的船救出来。
本周早些时候,美国财长耶伦(Janet Yellen)乐观地表示,美联储长期以来希望的2%的通胀目标可能在2025年实现,她的讲话成为当天的头条。

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

一方面,当通胀达到目标时,我们可以期待更低的利率和更正常的经济。另一方面,当时最新的消费者物价指数(CPI)仍显示,5月物价指数较上年同期上涨3.3%,剔除食品和能源后的指数达到3.4%。自那以来,美联储青睐的5月通胀指标——核心个人消费支出价格指数(PCE)显示增长2.6%,连续两个月保持不变。

尽管如此,目前的3.3%或2.6%与6个月后的2.0%目标之间存在着不小的差距。考虑到耶伦在**高层工作多年的经验,以及她作为经济学者的良好声誉,人们对此表示疑虑。

我快速查看了一下我密切关注的另外三个预测小组——《华尔街日报》50人经济学家小组、费城**储备银行的37人经济学家小组和富国银行宏观(Wells Fargo Economics)——给出的前景远没有那么乐观。

《华尔街日报》4月份的小组预测,2025年和2026年CPI将增长2.3%。费城**储备银行对2024年第二季度的预测显示,未来10年的CPI平均增长率为2.3%。富国银行宏观6月26日的估计显示,2024年CPI增长3.1%,2025年增长2.6%。

事实可能会证明耶伦是正确的,希望如此。但她现在的观点并不是主流。

那么,为什么美国选民最关心的CPI通胀会限制美联储为达到2%目标所做的所有不懈努力呢?既然实现这一目标已被证明是如此困难,美联储为什么不放弃追逐这个目标,承认通胀目前无法遏制?

这个问题至少有两个部分。首先,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,美联储通过加息控制通胀的力度越大,短期内通胀就会越大。为什么?很简单:当利率上升时,包含在CPI中的住房成本(包括租房者和自住者)也会上升。

自美联储开始踩刹车以来,30年期固定利率率从2020年的2%高位升至2022年第三季度的6%高位。到2024年5月,这些的收益率超过了7%。

当然,这不仅仅是成本的问题。但想想看:正如美国劳工统计局(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)最近指出的那样,“在过去12个月里,剔除食品和能源的所有项目的指数上涨了3.4%。”住房指数比去年增长了5.4%,占12个月来除食品和能源指数外所有项目总增幅的三分之二以上。”

其次,美联储没有办法控制的赤字支出,当**借钱为其融资时,赤字支出可能成为通货膨胀的直接来源。事实证明,就在耶伦谈到通胀的几天前,美国预算办公室(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)发布了一份更新的10年预算预测,并将其对2024财年美国预算赤字的估计从2月份的1.5万亿美元上调至1.9万亿美元。

换句话说,当美联储踩下刹车时,白正在踩下油门。

那么,美联储是否应该停止追逐2%的目标?几乎不可能。公平地说,与美联储过去的努力相反,与耶伦的乐观态度相反,当乘客还在不停钻新的洞时,很难把漏水的船救出来。

(作者Bruce Yandle是乔治梅森大学Mercatus中心兼职研究员,也是克莱姆森大学商业与行为科学学院的名誉院长)